歡迎來(lái)到上海宸工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(wǎng)站!

資訊熱線(xiàn):

021-3719 6806

上海宸工科技有限公司

成功案例4

    詳細說(shuō)明

      這是一個(gè)漂泊的時(shí)代,連一個(gè)9歲的女孩也敢“漂”起來(lái)。報道說(shuō),8月末,9歲的南充女孩小希做了一件瘋狂的事情:從家里拿了1000元現金,帶著(zhù)戶(hù)口簿,從南充老家出發(fā),獨自經(jīng)過(guò)4次轉車(chē)后,到達2000多公里外的福建省莆田市,那里是她爸爸媽媽打工所在的城市。對于這次瘋狂的歷險,小希的解釋很簡(jiǎn)單:她想爸爸媽媽了,想跟爸爸媽媽在一起。

      小希的“漂”是要和爸媽在一起。然而這種“漂”卻讓人很擔心,一個(gè)人從鎮上坐車(chē)到南充,再換車(chē)到達州,由達州到福州,再乘大巴到莆田,晚上11點(diǎn)小希才敲響了媽媽宿舍的門(mén),獨行2000多公里。女兒平安后,吳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寫(xiě)到:我想說(shuō),熊孩子,感謝你平安無(wú)事,你給爸媽上了最重要的一課,爸媽會(huì )好好反思,是我們對你的關(guān)心遠遠不夠,對不起,寶貝!爸爸媽媽永遠愛(ài)你……

      其實(shí)要反思的不僅僅是這對夫妻,是我們這個(gè)社會(huì ),是千千萬(wàn)萬(wàn)身為父母的人,因為中國有6000多萬(wàn)留守兒童。青少年與父母接觸越頻密,其學(xué)壞的幾率就越低。這是廣州大學(xué)廣州發(fā)展研究院發(fā)布社會(huì )藍皮書(shū)中的一句結論。(2015年9月6日《新快報》)問(wèn)題是這6000多萬(wàn)留守兒童能有多少時(shí)間與父母親密接觸,大多父母只能春節趕回去和孩子團聚,一年到又能和孩子吃多少餐飯?

      這是一篇刺痛人心的新聞:《湖南邵陽(yáng)現“無(wú)媽鄉 130多個(gè)孩子沒(méi)媽媽》,沒(méi)媽媽的孩子像根草,那個(gè)叫黃荊鄉的地方,僅義務(wù)教育階段在校學(xué)生中,就有132個(gè)孩子處于“失母”狀態(tài)——除了母親正常死亡,其中有116個(gè)孩子的母親因為逃婚或改嫁離開(kāi)了他們。(2015年8月10日《羊城晚報》)黃荊鄉自然條件惡劣,許多村子連喝水都困難。地方的窮困是這些媽媽離開(kāi)的主要原因。而最令人痛心的是,這些“失母兒童”從此失去了擁有一個(gè)完整的家,他們的幸福哪里找?

      “無(wú)媽鄉”的孩子飄零無(wú)依,這只是數量龐大的留守兒童中一個(gè)縮影。更多的情況是,很多地方的孩子也在父母外出打工,長(cháng)期留守的情況下生活,處于一種“家缺失”的狀態(tài)。他們的父母們可以說(shuō)是身在城市,心在農村。而他們呢,是身在農村,心在城市,因為他們的爸媽在那里。要不小希咋會(huì )一人獨“漂”2000多公里,到爸媽打工的城市?留守兒童的父母們?yōu)榱藪旮嗟腻X(qián)和讓自己的孩子擁有更好的生活,而漂泊離家謀生,卻把留守孩子對完整的家的渴望給抹殺了,這相行的悖論,怎么能不讓人唏噓呢?我們不會(huì )忘記《世上只有媽媽好》歌詞里唱到的:“世上只有媽媽好,沒(méi)媽的孩子像根草,離開(kāi)媽媽的懷抱,幸福哪里找?”那些父母長(cháng)期不在身邊的留守兒童,不但像根草,缺失親情,還容易學(xué)壞,走上犯罪的道路。

      記得作家徐則臣在談及自己寫(xiě)的《耶路撒冷》一書(shū)時(shí)說(shuō)過(guò),漂泊感,這應該是現代人的特征。我們最為關(guān)注的是融不進(jìn)的城市,關(guān)注回不去的故鄉。然而,我更為關(guān)注的是那些處于這個(gè)“漂泊時(shí)代”,卻“沒(méi)有家”的留守兒童們。

      這些留守的孩子,有多少能受爺爺奶奶管教?應該說(shuō),叛逆的孩子占了大多數。由于原本就缺乏的完整的家庭教育,加上落后的鄉村教育資源,孩子的教育也就可想而知。對于處在成長(cháng)關(guān)鍵期的兒童來(lái)說(shuō),缺乏父母的陪伴與管教,心目中對“家”的認同與父母情感的維系將逐漸減弱,難以形成健康的人格,容易變得冷漠自私,嚴重的還會(huì )撕裂,將成為無(wú)法彌補的遺憾。

      教育層次不夠,留守經(jīng)歷在前,這樣的氛圍更容易激發(fā)他們的戾氣。我們不會(huì )忘記,貴州畢節14歲少年張啟剛帶著(zhù)三個(gè)妹妹服下農藥自殺的慘烈悲??;《阿星的“搶就像風(fēng)俗一樣”再次令人震驚》是我多年前寫(xiě)的一篇文章,主人公阿星也曾是留守孩子,但他的村莊卻是一個(gè)以“出產(chǎn)砍手黨”聞名的村莊。阿星說(shuō),在他們那里,搶就像風(fēng)俗一樣。阿星們的犯罪幾乎都受到“搶劫”環(huán)境的影響。

      漂泊時(shí)代,加劇了鄉村人口結構的失衡,也帶來(lái)親情的斷裂和鄉土認同的迷失,導致鄉村文化生態(tài)的凋敝和“荒漠化”。尤其是這些曾是留守而輟學(xué)的孩子,一旦迷失了方向,就成了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,還可能成為害群之馬。

      漂泊時(shí)代,留守兒童身如浮萍柳絮,成長(cháng)帶來(lái)的陣痛誰(shuí)能來(lái)?yè)崞侥兀?/div>
    上一條: 成功案例3